Shell Bin

你思故我在

@Shell2月前

03/31
21:05
好玩的 游记 碎碎念

腐败吧!堕落吧!一个立意不明的除草po

这么长时间没有写什么博客了,前几天破天荒居然被催更还是有点意外的,那我就来更新一篇辣。一直被吐槽是文科生博客,但毕竟自己的雕虫小技实在不值得拿出来写的,可能这里的唯一几篇技术文还是我的笔记,还是写一些自己的生活不丢人的 23333

大概说一下从年初到现在的一些事情吧;刚刚回家的时候才听说了发小的姥姥去世了,她是个很擅长学习新鲜事物的人,上个假期的时候还请教我很多关于数码的问题;也是年初才知道我初中时候一个关系很好的班主任因为鼻癌已经休息在家不能去上课了,想要在过年的时候带些礼品去看望一下,明明之前还很烦他会找我去修电脑来着。突然开始意识到越来越多的身边人已经没有办法陪我更长时间了,那些熟悉又熟悉的身影或是事物总会在某一瞬间悄无声息离我而去,也因为这些事情搅得刚刚回家那段时间的思绪比较混乱。突然想起之前和高中班主谈话/闲聊的时候他曾和我说过,想让我在我爷爷或者奶奶在有生之年的时候成就出一番事业,至少也要考上一个像样的大学让他们看到。大概直到这时才真正感觉到这句话的分量吧。

路上的时候看了 Andy 推荐的 《来自深渊》,除了被高超的叙事手法圈粉还被故事情节哭了一脸。在家的时候过得是很愉快了,除了唠叨有点多还是挺喜欢这种很多事不用自己操心的感觉。和 Wendy 以及各种高中好友聊了聊关于对面大学生活怎么样的话题,应该是大一新生的标配话题了。顺便听了下 Wendy 描述她现在的异地恋感受,有点庆幸自己的单身状态,果然是比较省心的嘛。给台式机重新买了固态硬盘装上,过上了在家有台式机访亲有笔记本,坐店有平板野外有手机的腐败数码生活。过了一个很简单但有很多压岁钱的年。和妹妹的关系更好了,站在统一战线上的革命就没有那么孤单啦。

除了这些日常的细细碎碎还做了一些乱七八糟的电子DIY,不过因为实在是没什么意义我现在都不记得我做过什么。倒是最近在做的米家台灯修复搅得心烦意乱。重新实现了一遍恒流板和控制器。按键处理的定时器中断里塞满了if语句。本来打算开个repo最后果断放弃。顺便一提,等到恒流模块到货一试灯,发现灯条也烧了整个灯已经没有修复的必要性了。

另外值得一提的是当下我正过着公款混吃混喝的迷之生活。因为学长有个软件测试的国赛选拔赛,而作为他们导师的班导又特别看重我和另外一个同学,就把我和那个同学一起带来参加比赛的赛前培训了(躺           此时我正和那个同学坐在酒店一楼的大厅里闲聊,甚至一时觉得我们就是出来旅游的。
全程费用都是学校报销的,于是就莫名有一种腐败的感觉。至于软件测试赛项也是我一个一直很迷的事情,我理解的软件测试(黑盒)是按照一定的规范对所要测试的软件瞎jb操作一波然后写个报告,所以这个比赛要怎么比我也不是很清楚了。只能说过上这样腐败的生活我真是太开心啦23333

po几张最近的照片吧

是不是像极了旅游?(大雾

腐败吧!堕落吧!一个立意不明的除草po

@Shell5月前

01/1
01:07
碎碎念

这会是2018年写入数据库的第一篇!

越来越倾向于写一些意识流的东西,以至于深井冰一样起了这样一个奇怪的标题

今天是2017年的最后一天,从动笔写这篇博客到2018年的距离还有三个小时。此刻的我刚刚给舍友买了零食回来电脑前坐着,听着外面爆竹的声音,不由自主感叹着时间从身边流过的速度。刚刚在外面的时候想起了过去的事情突然感到强烈的孤单,眼泪打了几转但并没有哭,毕竟新的一年就要来了。什么新的姿态都拿出来吧。

最后一天明明还是一天,却被赋予了完全不同的另外的意义。下午的时候骑着电动车绕着东港区转来转去,见到了很多以往没有机会看到的景物。虽说要比网吧里或是宿舍里玩游戏的同学生活的更充实一些了,不过还是感觉自己的什么需求没有得到满足。晚上的时候给几个当下印象深刻的好友写了一小段的话以说明ta在我记忆中是怎么样的存在,突然觉得这样玩还是挺有趣的。收到了几个朋友的回复也很开心,稍微的自我满足了一波。

Read More →

这会是2018年写入数据库的第一篇!

@Shell6月前

12/4
17:27
碎碎念

突然哲学,已经过去的机会和没有体会过的别样人生

很早的时候就有和朋友讨论过这样的一个问题:人生是单向的有限的时间之内所能经历的事物必然也是有限的,每个人都不可抗力的失去了很多广义上的机会。
对于每一个人来说都是这样,举个例子。

我生活在中国并已经达到了大学教育适龄,所以我此生再也没有机会去感受日本中学生的生活是什么样子了,动画或者漫画中所描写的日本中学生生活和现实的差距我只能通过文字或者视频一类的媒体间接的了解到。

我的家庭衣食无忧但不算富裕,所以我再也没有办法体会穷苦人家孩子在小时候拥有什么样的内心;也没有办法在很小的时候就游遍全球山水,见识很多超前的事物。毕竟小孩子的心思要比成年人丰富的多,没有哪个成年人可以完全捉摸得透。

我生来男生而已成年,我永远不会懂得春心萌动的女生内心会是怎么样的青涩etc….

这也是为什么会有一千个哈姆雷特的原因,每个人的经历都是独一无二的。就算是双胞胎兄弟也会有大致相同但完全不同的人生。也是因为这样我也曾想过去体验那完全不同的另外人生。同时,我对这样的想法的可实现性是完全否定的,虽然无奈但客观上以人类当前的技术时间本就是线性的,我们没有办法改变任何已经发生的事情,虽然当下的科学技术或社会已经发展到了可以改变性别又或是公开LGBT这样的程度,但不可否认的是,很多机会还是没有办法通过当下的技术挽回的了。

写到这里想起了你的名字中立花泷和者宫水三叶,突然羡慕但又没什么办法去实现而已。

突然哲学,已经过去的机会和没有体会过的别样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