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ell Bin

你思故我在

@Shell3月前

12/4
17:27
碎碎念

突然哲学,已经过去的机会和没有体会过的别样人生

很早的时候就有和朋友讨论过这样的一个问题:人生是单向的有限的时间之内所能经历的事物必然也是有限的,每个人都不可抗力的失去了很多广义上的机会。
对于每一个人来说都是这样,举个例子。

我生活在中国并已经达到了大学教育适龄,所以我此生再也没有机会去感受日本中学生的生活是什么样子了,动画或者漫画中所描写的日本中学生生活和现实的差距我只能通过文字或者视频一类的媒体间接的了解到。

我的家庭衣食无忧但不算富裕,所以我再也没有办法体会穷苦人家孩子在小时候拥有什么样的内心;也没有办法在很小的时候就游遍全球山水,见识很多超前的事物。毕竟小孩子的心思要比成年人丰富的多,没有哪个成年人可以完全捉摸得透。

我生来男生而已成年,我永远不会懂得春心萌动的女生内心会是怎么样的青涩etc….

这也是为什么会有一千个哈姆雷特的原因,每个人的经历都是独一无二的。就算是双胞胎兄弟也会有大致相同但完全不同的人生。也是因为这样我也曾想过去体验那完全不同的另外人生。同时,我对这样的想法的可实现性是完全否定的,虽然无奈但客观上以人类当前的技术时间本就是线性的,我们没有办法改变任何已经发生的事情,虽然当下的科学技术或社会已经发展到了可以改变性别又或是公开LGBT这样的程度,但不可否认的是,很多机会还是没有办法通过当下的技术挽回的了。

写到这里想起了你的名字中立花泷和者宫水三叶,突然羡慕但又没什么办法去实现而已。

突然哲学,已经过去的机会和没有体会过的别样人生